您现在的位置:

中医养生 >> 正文 >

记了20年的恨

.hzh {display: none; }

  不到20岁时,有一次,我给米斯郡的一本小说杂志投稿,那里有两个编辑,一个是海曼·布鲁特,另一个是凯利·吉尔伯特。我不知道把稿子寄给谁才好,就抄了两份,给两个编辑各寄了一份。

  大约一个月后,海曼·布鲁特打电话给我,冷冷地说了一句话:“以后不要给我寄稿子了。”连再见也没说,就挂了电话。我觉得非常委屈和愤怒,告诉父亲:“如果这个人以后再打电话找我,就说我已经搬家了。”大约两个月后,我收到了刊登着我的小说的杂志,编辑是凯利·吉尔伯特。我更加自信,也更有力量继续对海曼·布鲁特保持着憎恶——没你,我照样能发表文章!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

  我从未忘记这个名字,但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反倒让我有些束手无措,我假装惊诧、不以为意地问:“哦?我完全不记得了。”

© http://jkcp.aupfm.com  葱油菜谱网    版权所有